律师热线:0519-83360281   
           
  • 江苏益同盛律师事务所
 
诉讼仲裁法务
首页 > 经典案例 > 诉讼仲裁法务

经典案例No.008: 担保债务是否实际存在,电话录音可作为证据链一部分进行举证

发布时间:2017/1/22 11:13:06   人气:458
蔡丽燕 蔡理春 

内容摘要

 

   大额借款未通过银行转账,而是多次小额现金完成交 付,书面凭证仅为附有担保人签字的借条,现借款人失踪,担保人不认账,抗辩担保只是合意,借款未实际发生,出借人怎么办?笔者作为本案出借人代理律师,经过严谨举证,使通话录音、庭审证词等事实证据与借条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了担保债务的有效存在,从而成功地为出借人从担保人处索回借款。

 


 


 

  原告毛某与陈某相识多年,在生意上互有照应,陈某朋友沈某由于做工程需要资金,通过陈某向毛某多次借钱,毛某均以手头现金交付,有两次沈某不在场,直接由陈某打借条给毛某,借多了,毛某不免担心,在陈某提议下,合并借款金额,撕毁之前的借条,沈某重新打了一张大额借条给毛某,陈某作为担保人在借条上签字。接着沈某就生意失控,消失了踪影,毛某向陈某讨说法,陈某不理。于是毛某找到笔者,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笔者将本案作为保证合同纠纷处理,不起诉债务人沈某,直接起诉连带责任保证人陈某。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庭审时,被告陈某未到场,被告代理律师抗辩称,该担保债务的主债务未实际发生,担保债务不存在。为了进一步查清事实,法庭要求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亲自到庭质证。第二次庭审,当庭了播放毛某与陈某的通话录音,再现了陈某讲述的沈某借款事实及其作为担保人的窝火情绪。对此,被告方又向法庭提供陈某通过银行汇款给毛某的转账单据,试图将陈某与毛某之间的其他交易往来,与本案的保证债务相混淆,并提出了撤销保证责任的反诉;对此,我方利用对方当事人当庭认可的事实,反证该转账单与本案无关,并结合本案借条凭证,证实了本案债务的实际发生和担保责任的有效存在;之于被告的反诉请求,我方认为与本案非基于同一法律关系,请求法庭予以驳回。

 

   武进区人民法院基本采纳了我方意见,支持了毛某的诉讼请求;被告以原审未查明事实、适用法律错误、剥夺其反诉请求权为由,提起上诉,被常州中级依法驳回。


 


         

  日常生活中,很多人缘于各种情由需要借钱给他人时,往往认为有熟识的人作为担保人只要担保人有能力,借款就较牢靠,其实不然。要知道,担保责任是基于债权债务生成的第三人责任,其本身涉及的法律概念与法律关系就比较复杂,面对涉及担保责任的案件,即便法律专业人士,也需慎重对待。就本案来说,暗藏玄机颇多:担保的方式是一般保证还是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限一般保证与连带责任保证是不同的,是否过了保证期限;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期限有无约定;主合同是否有效,债权、债务、担保人对此各自是否有过错;主合同是否履行,如果主债务不存在,担保债务当然也不存在等等,这张“借条”仅在法律上就包含了诸多疑点。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被告方试图从上述疑点寻找破绽口,来否定担保责任的有效存在。由于我方起诉前期工作虽充分严密,但作为大额借款缺乏书面支付凭证这一有力证据,被告方就以主债务未实际履行入手,来全盘否定借款事实,从根本上否定债务存在,达到否认担保债务的目的。其实被告方这种抗辩方式本身也冒着很大的风险,作为保证方的第三人,越过保证责任直接否定债权债务的发生,就是越过了其作为第三人可控事实能力范围。已经实际发生的事实,就会有事实证据来支撑,通话录音与当事人当庭质证,所有事实展示在法庭上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从而瓦解了被告方的抗辩。我方从而得到庭审法官支持。

 

 

 

 

 

 

上一条:经典案例No.14 保险公司以工伤达不到保险合同约定的伤残等级而拒绝赔付残疾保险金,法院判决赔付
下一条:Null
 

地址:常州市关河东路66号九州环宇商务广场A座1711号

服务热线:0519-83360281 传真:0519-85092229 网址:juntaow@sharing-ptc.com